Steven Hoo
Steven Hoo @stevenhoo

不讲巴菲特,就说在最广泛意义上,每个人作为个体都是非常不同的,必须寻求自己的方式来成功,这不光是说他人的成功方式所依靠的东西你可能不具备,更是说你所具备的很可能是其他成功了的人不具备的。于我,我一直认为,成功主要不是补齐短板(因为就算相对补齐了很可能也还是个很短的桶,并没有什么特色),而是应该尽一切力量发挥自己特别擅长的地方,一个哪怕只有一两块板特别特别长的桶总是与众不同的,如果找对用武之地,反倒很可能做出些大事。比如你把桶用手拿在特别长的两块板头上的那段,于是把桶倒过来拿,反而可以作为一个很特别的勾取高处东西的物件等,而这是普通的一个短桶根本无法想象的,关键在于与众不同。

具体到巴菲特,我一直认为巴菲特芒格都是非常睿智的人,所以从他们思维的方式尤其是他们充满智慧的语言中得到启迪是一种享受也是真正最重要的,一如我们能从所有名人名言中得到的那样。比如理解下面这句被很少引用的巴菲特对于诚信的话语,是非常有价值的:“Honesty is a very expensive gift, Don’t expect it from cheap people.” 但就具体的投资细节和方式,散户没必要也不应该去照搬巴菲特的方式,尤其是他的持仓和/或他对很多标的或事件等等的态度(比如他不投资Nvidia,他不看好BTC等等等等)以及各种具体的投资细节。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就投资本身一些最核心的要素来说,巴菲特和散户有天壤之别,比如双方拥有的资本量,双方拥有的名气,双方拥有的拥趸数量(可以直接转换为影响力),双方拥有的对媒体的影响力(巴菲特就是明显做错了,媒体上各路大神也会找到各种方式来为其辩护,想象Andrew Sorkin总是不动声色地拍Musk马屁就知道了,更何况是巴菲特),双方拥有的商界资本界关系,双方对政界的影响力等等,如果相对来说的话,巴菲特在所有这些度量中和散户基本都是100比0或99比0(满分100)。这种情况下,双方获取资本收益的方式完全是天壤之别。我举个例子:每每在基金季度披露持仓时,巴菲特旗下的持仓每次如果披露一个新的持仓,相关的标的基本都是立马暴涨,你觉得这个暴涨主要来自于“哦,有人买入了很多XYZ的股票”,还是主要和巴菲特的影响力有关呢?一个散户告诉别人自己持仓了XYZ的股票,那个标的会一下涨那么多嘛?巴菲特持仓披露本身就已经是其获取巨大资本收益的一个重要保障,更不消说,即使后来大量人发现,好像XYZ是个很糟糕的标的,但一想到巴菲特不是有持仓嘛,就会说服自己继续持有下去(比如巴菲特等了N年最近才清仓的PARA),等等等等,加上巴菲特巨大的资本量,就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他本来就可抵国的财富不断增加。散户在膜拜巴菲特时有没有考虑到这点呢?

各位有没有想过最近一轮完全由Roaring Kitty发起的GME行情本质上和巴菲特披露持仓立马造成暴涨是一模一样的?Oversimplify一下,Roaring Kitty不过就做了这么一件事:做为一个已经不是散户了的散户(他重仓单吊GME的资金已经是数亿美金级别了,这个已经相当于很多华尔街资本入股单个标的时所用资本一个级别了,已经远超RC最早入股GME的资金量了,和巴菲特某些情况下入股某些标的的资金量也是伯仲之间了)主动披露自己的GME持仓,就是相当于巴菲特旗下披露意想不到的持仓是一个道理,一个逻辑;同样重要的,他也复制了保证巴菲特成功的另一个最核心因素,即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 Roaring Kitty仅通过Twitter,Reddit,Youtube这三大最新媒体(相对巴老时代的电视报纸媒体)聚焦在GME这一个标的上的影响力,显然与巴菲特in general的影响力也是在伯仲之间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才会有那种匪夷所思的行情..... Roaring Kitty这个人很聪明,当他已经不是一个散户的时候(从其资金量来说,从其对单一标的GME的影响力来说),他知道他已经可以用类似巴菲特的方式来赚到巴菲特式的资本收益了,如果他想也愿意的话..... 当然,Roaring Kitty还是欠缺一些非常核心的眼睛看不见的巴菲特的能力,比如巴菲特在美国政商界的渊源,所以当某些机缘使力的时候,他可能会为他copy巴菲特式资本增值方式付出代价,因为他的身下并没有巴菲特的相关渊源和巴菲特之于美国资本市场/经济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编制起来的网罩着。以上只是举一个很小侧面用于说明巴菲特和散户的不同,导致他们投资的方式完全不同,其他还有太多太多,大家自己细想就可以知道。比如,以巴菲特做单笔投资需要部署的资本量(少了根本无法move他performance的needle),他最终投到苹果上几乎是必然,反而说他那么晚才投苹果本身其实是个大失误(苹果沦为一个不思进取但极能赚钱的机器要远早于巴菲特买入苹果),但巴菲特投苹果就能说明苹果对于散户来说也是个好的投资标的吗?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这也是我一直说AAPL是个典型的非常不适合散户重仓的公司,而是适合大的资本去投,主要目的只是用于跑赢标普500。其实,即使因为最近几天的暴涨,苹果YTD今年也就是和标普500跑个平手而已,否则是严重跑输的。那么看看同样体量的NVDA吧。我为什么在雪球上拉黑大道,就是因为,我不喜欢他promote自己重仓的苹果的方式和做法,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资本重仓苹果是有道理的,但这个逻辑并不适合散户,而他对此从来连暗示都没有过。本质上来说,他每次对苹果的谈论对散户来说都是错误的信息引导和暗示。

我其实一直真正感到庆幸的是巴菲特是个好人,和马斯克完全不同。

(p.s.: 下面这张是我数天前看那个“举世瞩目”的Roaring Kitty直播时我自己截的他GME的持仓图。当时在Youtube上直播有60多万人观看。这在美国是个匪夷所思的数字。)

Steven Hoo
Steven Hoo @stevenhoo

我觉得下面这个内容说出了部分我一直想表达的东西,截图也贴在这里吧,也许在某个时间或事件上能给到某些人一点点启发。

Steven Hoo
Steven Hoo @stevenhoo

从死人堆里崛起的$CVNA 已经,正在和即将改变一些人的财富甚至命运。

Steven Hoo
Steven Hoo @stevenhoo

在BTC价格不断冲高,BTC于是被无数人示爱的今天,我其实更愿意分享下面这个近在2年都不到之前的2022年8月3号的Fortune对Michael Saylor的报导(Fortune只是众多对Saylor冷嘲热讽,下各种判断的著名媒体中的一个,当然也包括我的老东家WSJ)。真爱不是喊出来的,也不是能用钱堆出来的,它不体现在阳光明媚时,其实疾风骤雨时也没用,而是在众人都离你而去,唯恐和你搭上边,当你是神经病的时候,而你却已经做好了大不了就为它“殉葬”-反正已经忘我无我了-的那个时刻,那个时刻真爱才开出花来。我认定Saylor对BTC是真爱正是开始于那个时候,2022年当时有多暗,多少人/机构堵MSTR要被margin call,赌BTC大概到17000或者15000或者什么价格左右,MSTR就破产之类的,Michael Saylor就一疯子,有多少,有多少.... 我正是那个时候开始确信的。感谢those darkest moments... 只有真爱值钱,钱不值钱。

Steven Hoo
Steven Hoo @stevenhoo

今天2024年4月3日。我已将之前买的本周到期的TSLA 180和185puts的本金和盈利部分都roll到了4月26日,同时所有的直接short仓位在167-168间还稍微加了10%。TSLA这个季度的财报(4月23日)将是又一场灾难。我的TSLA做空头寸中,puts部分是短期的目的,short的部分是较长期的目的。

我的主要美股仓位当然还是集中做多MSTR,NVDA,CVNA等为数不多的几个标的。包括tsla在内的做空仓位主要目的仍是对冲,做空的绝对持仓比例仍是很低的。

简单说一句,让我进一步看空TSLA的原因有两个:

- 第一个是TSLA的Q1交付数据比我预计的还要差很多很多,要知道这还是在TSLA破天荒第一次全季度(或几乎全季度)在美国做广告(twitter上有很多其在FB上广告的截图)和继续大幅降价后的结果。而且数据公布后,显示库存极度高企,接下去进一步挤压已很普通的利润率以清库存将没有悬念,也就是说财务上Q1后TSLA的展望只会更差,除非造假。这个是次要原因。

- 第二个是更重要得多的原因。Q1数据出来后,Musk的反应显示这个人的强者心态也崩了,要知道虽然Musk为人渣(当然这几乎已经决定了一切),但他也有所有大巫共同的过人之处(这也是维系大巫洗脑受众必须要有的能力),其中所谓的“强者心态”在他身上一直是非常鲜明的。如今这点也崩塌了,没有了这一点,我断定这个人基本上也就快要塌了。为什么这么说?看看下面截图里他回应tsla无脑粉Ross Gerber对TSLA董事会的批评吧:“BYD sales dropped by 42% from last quarter. This was a tough quarter for everyone.” 为了给自己无可辩驳的交付数据很弱找理由,居然把BYD给抬出来了,说你看别人也很差。说实话,Musk的心态这么快就崩到这个地步了(只能靠和别人比烂维持尊严了),多少让我有些吃惊。